热门搜索:

自己对己方如何么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为己方做事

时间:2019-06-12 08:0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这不用在蕲‘春’耽误的那么多时日,真要是快了的话,可能没多久,这邾县就要被己方给破了。当然,即便是有如此想法,可四人也没有小看了武安国,他武安国是没有张任的名声大,可终究还是有点儿微名,确实,不是个无名之辈,所以几人就算没有像对张任
 
那么重视其人,
 
    可绝对也不至于说一下就轻视多少。武安国这个时候,他在城头也真是松了口气。张任在蕲‘春’如何,他是很清楚,毕竟这两地相距是有段距离,可凉州军在江夏的探马,那也不是吃素的,所以很快就把情报给传递过来了。而他和张飞黄忠他们一样儿,都对张任
 
不满,谁让他给己方在蕲‘春’的人马给整全军覆没了。说起来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耻辱的问题了,更重要的,
 
    那自然就是……所以武安国对张任的看法也不小,说起来哪怕他心里也承认,自己在守城方面,那是绝对比不上他张任的。可张任如此,确实也是让武安国觉得,自己真是不能和其人比较什么,实在是不屑与其人为伍了。以致于他认为自己和其人比较一下,都是给
 
自己丢
 
    人,关键是他对张任,实在是埋怨不小。如果说张任没有让蕲‘春’的凉州军士卒全军覆没的话,那么无论是张飞黄忠,还是武安国,他们都不会对其人有什么想法。<!--36550+dsuaahhh+38813453-->
 
 
第九六九章 邾县曹子孝求援
 
    哪怕他张任对自己主公有意见,哪怕他对己方的态度是那样儿,哪怕……只要张任之前没那么做,没让凉州军全军覆没了,那么张飞、黄忠也好,是武安国也罢,他们都不会在心里腹诽张任那么多。
 
[&#26825;&#33457;&#31958;&#23567;&#35828;&#32593;&#77;&#105;&#97;&#110;&#104;&#117;&#97;&#116;&#97;&#110;&#103;&#46;&#99;&#99;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-79-可结果,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,所以再加上其人那样儿,因此,要说对他没有意见,
 
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所以武安国这是没有看见张任,要不然的话,他要是来这
 
    儿的话,未必就比西陵城张飞那儿好多少。别看武安国官职没张飞高,可终究是个元老人物,虽然张任是不怕他什么,不过要真是发生矛盾什么的,马超也不会就站在张任那边儿。这个不管谁有理谁没理,最可能的结果,就是各打五十大板,然后……毕竟武安国不
 
是张飞,
 
    哪怕他也是个元老人物,可终究是不能和张飞相比。如果说张飞和张任出了什么矛盾,两人闹上了,那么马超他是绝对要偏向张飞的。毕竟张任不说是个降将,就说他对自己对己方那个态度,马超可能对他没意见?说起来如今这样∫79,m.儿,他就觉得就算是不错
 
了,张任别管对
 
    自己对己方如何,什么态度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为己方做事,所以马超觉得已经足够了。那么他要真和张飞出现什么问题,闹上了,那么马超肯定要向着张飞,而不是他张任。哪怕最后他张任有什么意见,马超都不会如何在乎。毕竟张任是个人才不假,可他能和
 
张三爷比吗?所以马超可能的态度。就不言而喻了。至于说要把张飞换成是武安国的话,那就不太一
 
    样儿了。武安国除了武艺要高上张任那么一点儿之外。其他方面,还真是没有超过其人的。当然了。武安国毕竟是元老人物,这个不是他张任所能比的。不过除开这个之外,其他方面,好像还真是没有了。所以他们两个要是闹开的话,那么马超到时候最大可能,就
 
是给两人各
 
    打五十大板,这事儿就算完事儿了。至于说他们两人可能都会有意见,那马超不会去多在乎什么,毕竟自己是主公。自己做事儿当然有自己的道理了。说起来武安国是元老不假,可他和张任相比,他总体上是不如张任,所以马超这个当主公的,那就是各打五十大板
 
,这确
 
    实已经是给了他面子了,毕竟他是元老,要不然的话,马超都可能去向着张任。毕竟他是上位者,是主公,不是你家亲戚什么的。武安国和张飞是都一样儿,都是凉州军元老。<strong>txt电子书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可和马超的关系,显然是后者更
 
近,所以对马超来说。后者自然是更亲近,那不是张任所能比的。至于说前者,倒不是说马超就不看重。实在是他和张飞不能比啊。至于说和张任,马超那最
 
    后处理的话,那么“公平”,所以……叮嘱士卒后,武安国就下去休息了。他都清楚,这个时候的自己,当然是多休息才好,如此,才能对付之后联军越来越‘激’烈的进攻。这联军第一日进攻,不过就是开胃菜,谁都知道,就算是两军士卒,都明白。而武安国他
 
哪怕嘴上不
 
    承认,可心里也都认可,他是不如张任。虽说最后他给己方在蕲‘春’的人马给整全军覆没了,但是即便如此,也抹杀不了其人的守城功绩。尽管武安国并不想承认,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这就是已经发生而且又改变不了的。说起来自己要是真有张任那个本事,这第
 
一次让联军试探进攻,也不至于有些吃力防御他们了。武安国自认为自己能对付江东军,也能对付得了兖
 
    州军,不过他们联合到了一起,这个……确实已经不是他想对付,就一定能对付得了的了。孙策曹仁他们带兵回去后,孙策是简单对众人说了两句,然后最后说明日再战,他就让众人告退了,曹仁他们也回了自己大营。他对于曹真和牛金的表现,自然也是比较满意
 
。当然了,确实武安国不是张任,曹仁这么多年的经验,他还看不出来吗,这己方碰到一个不如张任的
 
    武安国,算是比较幸运了。他确实是有担心,就说张任那样儿的,哪怕就是再来一个,估计己方都要吃不消了。他倒是不知道江东军会如何,可至少己方确实是要不行了。所以曹仁已经是准备给自己主公亲笔书信,让自己主公再调兵来江夏,要不然的话,这己方人
 
    的‘性’格,他没直接说,己方人马少,太少了,而是说和江东军比,实在是差距太大。说起来曹仁这个人,他是绝对受不了己方不如别人的,尤其是江东军,所以他们暂时在江夏比己方人马多,曹仁他不是说就接受不了,可相差太大的话,确实,也是让他有一些
 
事儿难做。
 
    不过之前他一直都没什么动作,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,不过如今他是动摇了一些想法,当然了,经过郭淮这么一说。曹仁也知道,自己是有想法。可这几个将领呢,难道说他们就没有想法了?自己能忍着点儿。可他们确实,未必啊。所以曹仁也是问了一句,“那
 
么伯济
 
    以为,我军该当如何?”曹仁虽说他已经想到了,郭淮会说什么,可他依旧是问了一句。毕竟郭淮既然是想要向自己谏言,那么自己是一定要给他这么个机会的。而郭淮,他显然是了解自己将军的意思,不过他还是笑着说道:“将军。如今不如向主公求援调兵,如
 
此,自能解决得了我军如今之困!“果然,曹仁心说,和自己所想确实是一样儿嘛。当然了,要真
 
    有什么新的,还能让曹仁有点儿意外,不过郭淮所说这些,他是没有什么意外的。所以对郭淮的话。曹仁自然是点头,毕竟他也是这么个想法。如果说之前他还是有所顾及的话,这个时候郭淮都这么劝他了,他自然是顾虑小了。也知道,这自己是该写信给自己主公
 
,让他
 
    调兵来江夏。至于说结果。曹仁并没有什么担心的,哪怕他也知道。如今的樊城,己方也不过才调兵两万到那儿。可就算是再来两万到江夏。这己方也不是做不到,所以是看自己主公想不想,而不是说己方就做不到。别说是两万,就算是来二十万,己方也不是没有
 
,无非就是费些劲,就是这样儿。而且人马在战斗的时候和平时,那所消耗的粮草,都是不一样儿
 
    的,所以己方不是没有人,主要粮草,那才是最大问题。而曹仁最为兖州军嫡系的将领,他还能不知道己方的短板在什么地方吗。真说起来,己方可不比凉州军少多少人,可钱粮却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,所以……不过虽说如此,可曹仁他是早已打定了主意,回大营
 
之后,就给自己主公写信,毕竟江夏这边儿的战事,自己不能不上心啊!所以等曹仁和郭淮还有曹
 
    真牛金他们回了大营之后,曹仁是直接对他们说道:“今日各位都累了,所以都早回去休息吧!”几人一听,是连忙应诺,郭淮自然是知道自己将军要做什么,而曹真和牛金,虽然没一下就知道曹仁要做什么,不过看郭淮一副了然的样儿,他们就清楚,郭淮是知道
 
的,那
 
    么自己两人问他也就是了,不必非要纠结在这上。所以郭淮他们和曹仁告辞后,三人是并肩离开了。曹仁一看三人离去的背影,他是微微一下,摇了摇头,不过却没自言自语什么的,直接就回了自己大营了。而刚走了没几步,曹真就问郭淮,“伯济兄知道将军是要
 
做什么?”
 
    郭淮一笑,他也没隐瞒,就对曹真和牛金说了一下自己刚才和曹仁所说。毕竟虽说之前几人都是一起回来的,不过因为郭淮和曹仁说话的时候,曹真和牛金还和他们有段距离,所以两人也都没听到他们说什么。当然了,这也是之前曹真和牛金两人也是忙着说话,他
 
们确实是没有在意自己将军和郭淮的对话,也是曹仁和郭淮两人说话声不大,再加上曹真牛金和他
 
    们有段距离,而且还没注意,所以他们两个自然是不清楚了,要不然的话,曹真也不至于说问郭淮。他问郭淮,也是代表了牛金,毕竟他们两个可都不知道,而且看牛金那样儿,显然也是更想知道这个。而此时两人听郭淮说完后,他们都是不住点头,其实就算郭淮
 
不去谏
 
    言,曹真也是要和曹仁去说的。就算是牛金,他都不是没有自己想法,不过就是不爱说而已。而曹真点头过后,他也对郭淮说道:“伯济兄所言甚是,这将军确实,应该是给主公写信了,这如今……”曹真简单说了一下如今己方的情况,说实话,他认为也不怎么乐
 
观,主

    热门排行